第705章 祁慕年的撩妹套路
来源: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9-25 03:21

来源:[db:来源]作者: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:2020-09-08 “宋棠!”秦烟一激动,站了起来。 戚蓉叹了口气,她就知道会这样。 即使她让司机告诉烟烟,她有了心理准备,看到那个酷似宋棠的少年,依旧遮掩不住心里的震惊,是因为……     “宋棠!”秦烟一激动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戚蓉叹了口气,她就知道会这样。

    即使她让司机告诉烟烟,她有了心理准备,看到那个酷似宋棠的少年,依旧遮掩不住心里的震惊,是因为太过思念的缘故吧。

    “烟烟,他不是宋棠,他叫祁慕年,中英混血,在国外时尚圈里很有名气的男模。他要来华夏参加一场拍摄,你干舅舅在飞机上遇到了他,所以把他带了回来。”

    戚家人尊称秦烟九小姐,但她并不是真正的戚家女儿,所以她依旧喊戚蓉干妈,喊戚夜干舅舅,没有改变称呼。

    “干舅舅他不是坐私人飞机回来的吗?”秦烟垂下眼,语气不轻不淡,似乎已经对祁慕年没了兴趣。

    她能淡定才是见了鬼。

    她藏在衣袖里的手指不断掐断,算祁慕年的出生年月,算他的生平,算他和宋棠的关系,算他为何出现在华夏,算他有没有女朋友……

    戚蓉顺了顺秦烟的头发,温声道:“他本来是要坐私人飞机,但是莫柏鹤那边出了状况,他暂时回不来。你舅舅那架飞机经过改装,所以就给了莫柏鹤。”

    戚夜经过秦烟给他改造身体后,白天是老人,晚上是年轻人,他是晚上坐飞机回来的。

    年时状态的戚夜,如果真的遇到飞机出事,他也可以平安无事的降落在地面。

    现在科技已经高速发展,只是各种高科技需要昂贵的费用,普通人触摸不到,也用不起,要想把这些技术成果普民,还需要很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戚夜站了起来,拄着拐杖走到秦烟身边,嘴角挂着蜜汁微笑,“我已经把他身后的娱乐公司买下来了,合同上是你的名字,以后你就是他的顶级上司,他现在是你的所有物。”

    戚蓉瞪了他一眼,“哥,你后半句就不用说了,孩子们都在呢,你正经点。”

    其实戚夜非常正经,很有大家长威严,手段雷霆,说一不二。

    不仅小辈们怵他,底下的妹妹弟弟都怕他。

    但是戚夜在秦烟面前没有架子,即是她的长辈,也是她的朋友。

    他回过头,对正襟危坐的小辈们说:“你们散了吧,人也见了,这里没你们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沙发上的戚家人顿时作鸟散状,一眨眼都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们心里敬畏崇拜戚夜,但又非常怕他,像戚夜这种经历岁月洗礼和焰火的男人,身上总是有意无意散发出强势威压,心理素质差的跟他待在一起可能会瑟瑟发抖,留下心里阴影。

    祁慕年眨了眨眼,看了看戚夜,又看了看戚蓉,最后把视线落在秦烟身上,脸上露出绚烂的笑容,“你们看我的眼神好奇怪,因为我长得像宋棠吗?他是谁,是你什么人?”

    秦烟不语。

    戚蓉:“你跟小棠很像,不过性格却是南辕北辙,他不爱笑,我从来没见他像你笑的那么灿烂过。慕年,你不要站着了,坐下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祁慕年坐在秦烟对面,那双星光闪烁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她,“秦烟你好,我是祁慕年。你还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。”

    戚夜张了张嘴,“慕年,烟烟她不喜欢跟陌生人说话,她刚刚高考完需要休息,明天你们再聊吧。”

    这小子虽然长得像宋棠,但到底不是啊,他毫不掩饰他对秦烟的兴趣,趁着宋棠不在撬墙角,如果被宋棠知道了,他恐怕也会受到连累。

    秦烟袖中掐断的手指停止了。

    眼波似水的桃眸顿时变成了凉薄的冰刃,这个祁慕年刚刚成年,前任已经可以组成两支足球队了!

    呵呵,这不是她的宋棠。

    她眼神不再在他身上留恋,神情淡淡的跟着干妈上了楼。

    干舅舅说得对,她需要好好睡一觉。

    跟宋棠长相相似度那么高的少年,在宋棠消失后突然出现在她的生活中,这是巧合,还是冥冥之中有谁在操控着一切……

    秦烟去浴室冲了澡,又顺便蒸了桑拿,企图把脑袋里多余的念头蒸发掉。

    她走出桑拿室时,听到卧房门被人有规律的敲着,似乎敲了很久了。

    戚家人没有这么无聊一直敲她的门,仆人没这个胆子打扰她,那就剩下一个选项了。

    祁慕年。

    秦烟撤掉浴巾,把头发散下来,穿好睡衣后去开门。

    她懒懒的抬起眸子,看着笑容灿若芙蓉的国际男模,他似乎很爱笑,笑起来还很好看,比绽放的芙蓉花还要华丽悦目,人间富贵花这个词仿佛找到了真正的主人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她语气淡漠。

    “嗯!”少年的声音清脆干净,又有一丝向成年人过渡的低沉沙哑,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在蛊惑人,“我在楼下时看到你脸色不好,是不是高考的压力太大了?我听说过华国的高考,那是决定一个人命运的时刻。啊,我这里有一瓶精油,你把它放到香薰炉里燃烧,可以安眠。”

    秦烟看着少年温润如玉的大掌里放着两件东西,精油和小巧的香薰炉。

    宋棠的手比他多了一份力量感,他的手则比宋棠多了一份细腻。

    “谢谢,不用了,我睡眠很好。没事的话,我关门了。”

    秦烟站在门口,浅颜淡眸,不施粉黛的模样,因为刚刚整过桑拿,白嫩透亮的小脸有两抹粉晕,比四月的樱花还要漂亮。

    祁慕年低头看着他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她头顶圆圆的,鼻子和嘴巴都是小小的,一头墨发很长垂到腰际,衬得她整个人更加小巧精致。

    秦烟察觉到他打量自己的眼神,眼尾锋利的剐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她认为自己很凶,但是在祁慕年看来,她凶萌凶萌的,一点威慑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祁慕年不知道这就叫做男友视角。

    “你收下精油和香薰炉,我就会离开。”

    秦烟歪头,这人是在强行跟她搭讪吗?

    她握住拳头,挥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伴随着一声惨叫,秦烟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当她不知道他的小心思吗。

    明面是送精油,实则这精油的味道跟他身上的香水味一样,她要是真的枕着一室熏香入睡,那岂不是相当于祁慕年陪了她一晚。

    他就是用这些招数撩了两支篮球组的女朋友吗?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