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登门
来源: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9-16 04:16

来源:[db:来源]作者: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:2020-09-08 东阳,夏梦搬家已持续了一整天。车辆频繁出入,一车一车的家具,东西被拉走。 从上京市回来,有收获,也有失去。 收获是次日,荣海集团的考察团直接来了律所。看其态度……     东阳,夏梦搬家已持续了一整天。车辆频繁出入,一车一车的家具,东西被拉走。

    从上京市回来,有收获,也有失去。

    收获是次日,荣海集团的考察团直接来了律所。看其态度,合作应该会顺利。失去的是什么,她已经没力气想。

    可能也谈不上失去,这么些年吵吵闹闹,波澜起伏,够了。男人想自由,她给他又何妨。

    一切自我安慰的顺理成章,可是,她连家都不敢回。

    只要踏入自己家里,男人的影子就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书房,卧室,废弃了的健身房,客厅,楼梯……

    癔症般有声音时而响在耳边。她仔细的去找,又空无一人。太大的房子,空荡荡的,连偶尔传来的脚步声都有些寂寥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快精神失常了,也清楚不可持续陷入其中。她为了孩子,为了母亲,为了自己,都要试图去放下。像演讲中给那些大学生夸夸其谈的人生态度,生活的价值。绝对不应该局限于某一个人,某一个事业……

    它是多姿多彩的。

    在上京市,在酒店里。她卑微到尘埃里,决心为他舍弃一切的时候,男人还在优柔。

    前所未有的清晰,她知道,两人这段感情,已经没了色彩。

    强行维持,看得到的单薄黯淡。

    不同于昨天强颜欢笑的应对荣海的考察人员,今天,她就完全看不出来半点颓废。没上班,全程指挥着搬家,寻常的衣着亦遮不住与生俱来的清冷。言辞清晰,指令简洁,搬迁的工作人员有条不紊的在忙碌。

    茜茜坐在婴儿车里,不知愁滋味,被龚秋玲推着在路上遛弯。

    乍然回头看一眼家里,像是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人拿走了,屡次强调:“茜茜的。”

    龚秋玲疲态难掩,声音又很温和:“叔叔不要茜茜的东西,他们只是帮着换个地方。以后,茜茜要住新家了。”

    茜茜还不放心的频频转着小脑袋观看,眨巴着眼睛转头:“爸爸嘞。”

    “他要工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茜茜长大就懂了,大人都要工作。因为要赚钱养你这个小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茜茜不花钱,茜茜赚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赚呀?”

    茜茜迷糊了一会,似懂非懂,摆弄起了手指。消停了几秒钟,要拿手机。

    龚秋玲叹气,硬着心肠:“奶奶手机没电。”

    “找妈咪。”

    “妈咪在忙。”

    茜茜不由分说的去抢龚秋玲手腕:“给茜茜……”

    龚秋玲凝眉:“都说没电了。”

    茜茜嘟嘴,认真看了会奶奶,眼大眼睛里涌出了雾气。

    龚秋玲不忍对视:“将来让妈咪找个对茜茜更好的爸爸。”

    烦乱着,身后一辆奔驰车缓缓停了下来。随着司机下车打开车门,一个四十来岁,气质颇显干练的女性从中走出。

    她下车,司机随即开后备箱,把带的一些礼物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茜茜本就被奶奶态度弄的委屈,一见来人,眼泪夺眶:“芸奶奶……”

    来人就是韩芸,没顾上跟龚秋玲招呼,紧走两步把婴儿车里孩子抱在怀中:“怎么啦,这小脸跟花猫一样。”

    茜茜小脑袋抵了抵韩芸肩膀:“玩手机。”

    韩芸眉目微扬:“这点事啊,奶奶给你……”解锁,就递到了孩子手中。

    茜茜一接过手机,熟练点开微信去视频。可是,没有人接。

    她以为自己弄错了,又笨拙确定是爸爸,再一次摁下。

    韩芸低头亲了下她头发,才看了眼远处搬家车辆:“龚校长,这住着不舒服么?突然搬家也不说一声,今儿若不是来的巧,以后都不知道去哪看孩子。”

    龚秋玲垂了下视线:“韩总,咱们不用打哑谜。孩子之间闹成这样,作为长辈都难辞其咎……”

    韩芸打断:“不,我没内疚。可能龚校长内疚,这我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龚秋玲直视:“我所指的难辞其咎,是说,孩子不管犯了什么错,长辈必然有直接或间接的责任!子不教,父子过,梦儿没父亲,自然是母亲教导不好。倒是韩总你,自认为是小东母亲,你对他们两人起到了什么作用?古来劝和不劝分,看孩子份上,韩总这态度,也是在作孽。”

    “龚校长不愧是教书育人出身。可是,旦凡讲点道理,都不好意思说出这种话来。小梦若嫁到我家里,我拿她当保姆使唤,龚校长是不是也会这么道理堂皇!”

    “没有假设,我不可能让孩子嫁到别人家里去。再说,入赘是小东自愿的。你非要怪罪,也应该去怪罪韩岳山先生,为什么要瞒着你。大概是,不管血缘上还是法律上,姑妈都属于直系亲属的第二,第三梯队。”

    韩芸稍呆,嗤笑:“龚校长考虑问题的角度清奇,言下之意是。谁入赘你们家,一切后果都是自愿的,没人强迫。那我是不是可以这么认为,我收养一个孩子,然后可以无条件的虐待它……问题是,我自己的孩子我都要尊重他,更甭提别人家的孩子。可从龚校长的态度上来看,我实在不懂什么叫尊重,或者说,你所谓的尊重,是自认为给予了尊重!”

    “有结婚,就总有离婚。到现在,我也可以毫不客气的说,没有小东,就没有现在的夏总裁。不管是感情上另有所诚,亦或者是其它方面。不谈谁欠谁,这么无声无息的搬家,到底要干嘛。照顾几年孩子,就觉得孩子一定是你们私有物品了!”

    “做人不是这么做的,解决事情也不必要用这种方式。”

    龚秋玲再抑不住:“小梦跟小东离婚协议上写的清清楚楚,孩子交由我们家来抚养……”

    “拿来看看,我不信小东会这么傻,连女儿都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怕你们带着小茜儿出国,将来侄子回东阳找我要人,我无计可施。当然,如果你觉得我不够资格说这些话,我现在可以让小东父亲过来。”

    龚秋玲深呼吸,待回应,身后传来了脚步声,是女儿。

    夏梦从发现韩芸,就大致猜到了一些。没心情应对,又不得不来。隐约听到了一些两人交谈的内容,走近,招呼也未打,径直接腔:“韩阿姨,我不会出国,更不可能带孩子出国。搬个家而已,您没有搬过家吗?”

    韩芸避而不答:“我对你们搬家与否不感兴趣,来这,只想接孩子去住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你让茜茜爸爸来接吧……”

    韩芸摇头:“我更愿意尊重孩子的意愿。”低头,声音柔了些:“小茜儿,姑妈带你去找爸爸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茜茜虽小,却已经能感觉到周围气氛不妥。

    点着头,又摇头。

    夏梦吐了口气:“韩阿姨,孩子答不答应你都不可能带走她。如果您执意这样,我会报警。韩东肯定不想看到这种情形,或者说您最好咨询一下,看看他到底有没有您这么霸道!”

    韩芸捏了下孩子脸蛋:“也对。那这样,今天我也不工作了,多陪茜茜一会,没问题吧。”

    “您随意。”

    夏梦转身,眼眶不禁泛潮。

    硬说她跟韩东这段婚姻里对谁有亏欠,大概也只有韩芸一个人。

    她的错,她认!

    www

    <!-- feizw:14665:12617560:2019-05-22 04:55:54 -->

下一篇:情敌遍地